第三百八十一章 笑语

大发快三官网-大发快三计划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碧海风云之谋定天下第三百八十一章 笑语
(大发快三官网-大发快三计划 mnkmc.com)    当碧海北境的霖州城中战火漫天,遍殇亡魂之时,远在万里之外的苍梧国的万桦帝都中却是一片欢天喜地。

    自从太子妃身怀龙裔,樟仁宫上下无不费劲心思尽心服侍。这太子妃也十分争气,据宫中传言,太医们隔着远远地都能瞧出太子妃的肚子尖得很,人人都在悄悄议论,将来定然是位小太子!

    既然是吉利又讨喜的传言,温帝自然不去计较,有时听在耳朵里心里还倍感舒畅,时常差了身边的李公公过去嘘寒问暖。

    太子李重延更是喜上眉梢,这就要当爹的滋味果然与众不同!俗话说得好,龙生龙,凤生凤,那龙和凤生的是什么?

    “龙凤所生,自然是麒麟太子啦!”每次李重延喜孜孜地一嘀咕,胖乎乎的王公公就笑嘻嘻地这么回应。

    好话千遍不厌倦,蜜语再多不够甜。

    每次李重延把王公公的阿谀之词说给朱芷洁听的时候,都能逗得她一笑。这一日说起,朱芷洁笑完又添了一句。

    “若真是麒麟,也定是个胖麒麟。”

    李重延一怔:“为何?”

    “你看看我……自从有了他,每日要吃四五顿。有时吃得腮帮子都酸了,结果下了肚的东西如石沉大海,半点饱的感觉都没有,将来可不是个胖麒麟?”朱芷洁叹了口气。

    “那又如何,现在吃得多一些,将来定能长得人高马大,如我一般龙姿凤仪,天生的帝王相!”

    “是是是,太子殿下龙姿凤仪,万民景仰。”朱芷洁抿嘴一笑,摸了摸肚子:“哎……我怎么觉得又饿了呢。”

    “你想吃什么,就让王公公去弄,他的点心做得比內膳还好。”

    “我想吃……”朱芷洁有些迟疑。

    苍梧国居于内陆,多山多谷地,菜肴的口味比起碧海来要重一些。朱芷洁自小就习惯了清淡饮食,虽已居了半年多,依然不能习惯。

    她是个不爱麻烦人的性子,有时菜咸了也忍着不说,或者自己亲自动手做,但有了身孕之后多有不便,只能吃内膳送来的食物,其实她心里惦记的还是碧海的那些鲜鱼鲜藕,总想什么时候能再尝尝故乡的滋味。

    李重延知道她是个规矩的性子,问了几次见她不说,渐渐猜到了缘由,说起来碧海明皇差人从太液国都送来的东西始终未到,真是奇怪。于是李重延亲自去内廷司催问了几次,可都被李公公给拦下来,又暗地里附耳说了几句悄悄话。

    “殿下……碧海那一头现在正打仗呢,哪儿还顾得上给太子妃送鲜鱼啊,陛下可是千叮咛万嘱咐过,切不可因太子妃的母国之事而扰了安胎静养,所以殿下就……”

    “嗯,我知道了。”李重延也无可奈何,既然是父皇的旨意,也只能顺从罢口不提。可他心里也直犯嘀咕,不过就是几尾鲜鱼几节藕,之前那么多年里银泉婶母不也月月都让碧海国取了东海之水一路

    养着送过来的么,怎么到了太子妃这儿就不行了呢?

    朱芷洁是个能察言观色的,提了几次鲜鱼的事见李重延都面有难色,也就转了话头不再提。

    “且莫说我想吃什么了,你如今去了叶知秋的礼部,比起原先当县令如何?”

    “比起县令来呢,差事是少多了……可那叶知秋真是个有意思的人。我从不知道他是那样的性子。”

    “怎样的性子?”

    “平日里在礼部呢,我就是个主簿,也没什么差事,就是写写简章抄个文书,有时坐上一天屁股也不挪个地儿,简直是要闷死人,比起做县令可无聊多了。可那叶知秋居然能天天都那么坐着,一坐就是几十年,连一动都不动,活像庙里的神像。他每日到得比我早,走得比我晚。我起初还琢磨着,是不是男人到了这年纪就都无欲无求了呢?还是就礼部的男人都这泥胎样呢?”

    朱芷洁吃吃笑了起来:“礼部的官员大约都是那样性子的,先前我碧海国礼部的那个秦道元,你是见过的,也是个闷葫芦一般的性子。可他们倒不是不会说话,而是谨言慎行。事关国体,出言更不能随心所欲,久而久之便成了三思而言的性子。那叶知秋听说是个极稳妥的人,你跟着他做事,正好修身静心,怎反而笑他是泥胎像。”

    “非也非也。”李重延神秘地笑道:“这就是你们女人目光的短浅了,看事只看面儿上的。叶知秋白日里在礼部是一言不发,可到了不办公的日子,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此话怎讲?”

    “之前我不是和你提过,那曹飞虎得了新宅子的事儿嘛?”

    朱芷洁想了想,问道:“就是你差人把邹阁老的后人从宅子给硬赶跑了的事儿?”

    “啧啧啧,怎么能说硬赶呢?本太子从不做这等欺善霸凌之事,邹阁老都死了几十年了,他后人又没有出人头地的出息,守着那座大宅子也是浪费,我出了双倍的价钱买下那是他邹氏的福分。你不知道,宅子的主人是邹阁老的重孙,那孙子拿了银子还屁颠儿屁颠儿来谢恩呢,说是请不起下人,每日要自己打扫一整座宅子简直要累死。活了小半辈子了,都不知道到底房是人的财,还是人是房的奴。呃……扯远了。”

    李重延歪脑袋想了想,“是了,我是要说叶知秋来着。说来也巧,我把邹氏的老宅给了曹飞虎,谁曾想紧挨着一条街的那边就是叶知秋的尚书府,我这不是有时候没事儿就去找那曹习文喝酒聊天么,居然在曹家遇上叶知秋。你别看他那人平日里文绉绉的多一个字也不肯说,三杯酒下肚那可是有说有笑得很呢。”

    朱芷洁听得甚是意外,问道:“当真?我怎觉得他不像是好酒之人?”

    “他是我苍梧国的大臣,你又如何知道他好不好酒?”

    “他出使碧海时我特意差人送了酒食过去,后来我细问了宫女,吃的没剩下,酒却没

    饮多少,可见不爱饮酒。”

    “你是一国的公主,如何还屈尊送过酒食于他?”李重延奇道,“做什么?”

    朱芷洁脸一红,心想总不能说是想托他在母皇面前美言几句好让自己早点嫁到苍梧国来吧。

    “你又扯到别处去了,快说叶知秋后来如何。”

    李重延“哦”了一声,便撇开送酒之事不提,继续说道:“我不知道他喝了酒说话竟是那样有趣,便叫他下次再来,他却说总在老曹家里叨扰过意不去,不如下次去他家里喝酒,让曹飞虎和曹习文也去。”

    “那曹习文还不知道你的身份呐?”

    李重延嘿嘿笑道:“哎,你一提这家伙我就乐,他和他爹似的果然除了舞刀弄枪,在别的事儿上脑子就是不好使,到现在都没察觉出异样来。叶知秋嘴严不稀奇,稀奇的是曹飞虎那样的呆货竟然为了凑趣儿,也一直瞒着他儿子没说。反正我跟老曹说了,他要是走漏了风声,我就再不来了。”

    朱芷洁笑盈盈问道:“那曹统领是听你的话才没告诉他儿子,你还说他呆。我看你呀,倒不是想瞒那曹习文,只是觉得有趣,拿瞒他的这件事儿取乐,我可猜对了?”

    朱芷洁与李重延相处的时间越长,就越了解他的脾性。

    李重延叹了口气,“也对,也不对。我这人从小就寂寞得很,好容易找见个不知我身份,能想说啥就说啥的玩伴实属难得。我就怕他知晓了我是太子以后从此说话就拘着捧着,那便索然无味了。你都不知道礼部有个老生叫荀圭的,因先前出使碧海的时候陪在我身边认得我,于是每每见了我就找机会在我面前打晃,看得我心烦得很。什么阿猫阿狗都往跟前凑,只当我不知道这些人的心思么?说的话里就见面头一句是真话,其他全是虚情假意。”

    “头一句?是那一句?”

    “在下荀圭。”

    朱芷洁忍不住哈哈哈笑起来,一笑又觉得腰酸,忙往身后的软垫靠了靠,“官场上这等阿谀奉承之辈可不是稀疏平常的事,何况你又是太子。像这个叫荀圭的人还算是一目了然的,只是想凑你的趣罢了。若真遇上那种明面儿上装得不亢不卑,暗地里却想方设法与你套近乎的沽名钓誉偷鸡摸狗之辈,你且得头疼多了。”

    李重延不服气,斜眼看她道:“咦,听你这么说似乎对这官场里的事儿还挺清楚,理论起来也有那么几分道理。你一个宫中深居简出的公主,怎识得这般人情世故?”他不等朱芷洁回答,“哦”了一声:“是了,定是因你碧海朱氏有那什么观心术,总能看透人心。哎……我又不识什么观心术。”

    忽然他握住朱芷洁的手,嬉皮笑脸地恳求道:“要不,你把你家那观心术教给我,那我以后就能看透这些家伙们的嘴脸了。”

    朱芷洁面有难色,陪笑道:“我碧海朱氏是有观心术不假,但是我没有学……”

    大发快三官网-大发快三计划 mnkmc.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碧海风云之谋定天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碧海风云之谋定天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碧海风云之谋定天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