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大发快三官网-大发快三计划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超强至尊神帝第二百五十六章
(大发快三官网-大发快三计划 mnkmc.com)    能重新修炼真力这件事情,在与林逸飞对战之前,叶辰本来不准备告诉任何人。可是看到妹妹为自己担心,叶辰很心疼,也很不忍,于是便在她的面前展现出了自己的实力。

    叶馨儿喜极而泣,紧紧地抱着叶辰。正如叶辰心中的感觉,从到大,叶馨儿也将他当做最亲最亲的人,因为整个家族中只有叶辰给了她最大的温暖。

    四年前,叶辰的真力全失,变成了被人鄙夷唾弃的废人,叶馨儿为此难过了很长一段时间。而且,从那以后,她经常会去叶辰住的地方,趁他不在的时候为他收拾打扫房间,甚至为他洗衣缝补,为此还经常刺伤了手。

    如今,叶辰的真力突然恢复了,虽然未能达到四年前的境界,可叶馨儿还是十分欣慰与激动。她相信自己的哥哥,既然他能在一日之间恢复真力,那么假以时日定然能彻底恢复。

    “哥哥,馨儿的才哥哥又回来了呢,以后谁还敢欺负你,谁还敢你是废人!”叶馨儿仰起带着泪痕的脸庞看着叶辰,灵动的大眼睛闪烁着明亮的光芒。

    “馨儿,以后不要再哭了,哥哥看着心疼。”叶辰柔声道,轻轻拭去她脸上的泪痕,道:“从到大,父亲几乎没有管过我们,母亲的消息也半点不知道。虽然家族中有着一大群人,可是能让我感觉到温暖的只有你,从某方面来,你就像是哥哥唯一的亲人,所以哥哥要你每都生活得快快乐乐的。”

    “哥哥,在馨儿的心中你也是最亲最亲的人呢。这四年来,每次听到那些家伙诋毁你,欺负你,馨儿就很生气也很难过。要是馨儿比他们都厉害,他们就不敢欺负哥哥了。”“呵呵,怎么,难道你还要保护哥哥不成?”叶辰揉了揉她的脑袋,笑道:“哥哥告诉你,你的愿望可是难以达成了。这辈子,哥哥都要疼着你,护着你。你呢,安安心心做个公主吧。”

    “嗯!”叶馨儿点头,展颜一笑,深深的酒窝浮现在脸颊上,甚是可爱,道:“哥哥现在又变回以前那个才呢,馨儿才不要那么辛苦去修炼,以后就让哥哥一辈子被馨儿挡风遮雨。”叶辰会心一笑,心中暖暖的,这种感觉是如茨美好。看着妹妹脸上的笑容与眼中流露的幸福和依赖,他暗暗告诉自己,一定要不断变强。只有足够强,将来才不会有类似林家逼亲的事情发生;只有足够强,才能更好地保护好最疼爱的妹妹,不让她受到任何委屈。

    “馨儿,哥哥记得你修炼了家族的黄阶中级武技‘飞花剑’是吧?”叶辰突然问道。叶馨儿点零头,有些疑惑地看着他,道:“是呢,怎么了?”“来,将‘飞花剑’使出来让哥哥看看,最好将秘诀也背出来给哥哥听听。”叶辰的悟性超绝,对武技的领悟极强,有了这个本事,当然得帮助自己的妹妹,让她在武技的修炼上所有提升。

    当下,叶馨儿便将‘飞花剑’的秘诀口述了出来,然后走到林中的空地中央,由于没有携带长剑,便捡起了树枝当做剑使,唰唰唰将‘飞花剑’施展了出来。‘飞花剑’共有七式,可是叶馨儿只有通脉境五重,真力不足,这套黄阶中级武技她只能施展出前四式,而且其中的精要也未能领悟,威力远远没有发挥出来。

    看着妹妹那轻盈的身姿,宛如花丛中的蝴蝶般美丽。叶辰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容,静静看着她在那里演练剑法。等叶馨儿的剑法演练完毕后,叶辰随手捡起一根树枝,几步就来到空地中央,挥动树枝唰唰施展开来。“哥哥你……”叶馨儿掩着嘴,满脸惊色,她看到叶辰演练的也是‘飞花剑’,不管是形还是神,都比自己对这套武技的领悟深多了。

    “馨儿,你看好了。”叶辰的脚步与剑技配合,轻盈无比,每一招使出如风如影,随意自然,却又无迹可寻。他一边演练,一边道:“‘飞花剑’顾名思义,剑招轻盈如飞花,自然随意,没有固定的轨迹,让人无迹可寻。每一招施展出来,真力透过剑锋而出,挥动间宛如片片花瓣飞落。使剑人身姿如曼舞,手中的剑却诡异莫测,让对手难以捉摸,以此来制胜。”

    叶馨儿静静地看着叶辰施展的每一招每一式,同时全神聆听他的讲解,渐渐地只觉得以往不能领悟的在这一刻豁然贯通,当即也挥动手中的树枝,跟着叶辰演练了起来。叶馨儿在叶辰的指导与讲解下,施展的剑招也越来越熟练。叶辰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于是便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静静走到一旁看着妹妹修炼‘飞花剑’。

    个过程中,叶辰时而提点,叶馨儿进步可谓神速,不到半日时间就将这套‘飞花剑’修炼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接下来,叶辰将‘惊魂七指’也交给了妹妹,并且为她讲解这套指法的精要所在。叶馨儿的悟性虽然远不及叶辰,但与同龄人相比也算是很出色的,在叶辰讲解和指点下,花了两个时辰便能施展出‘惊魂七指’的前两指。

    “哥哥,你对馨儿真好!”叶馨儿拭了拭额头上的细汗,脸上带着甜甜的笑容,眼睛弯的跟月牙儿似的。叶辰揉了揉她的青丝,笑道:“你是哥哥最亲最亲的人,哥哥不对你好,对谁好呢?色已晚,馨儿你赶紧回去吧。”“哥哥不与馨儿一道回去么?”叶馨儿撅了撅了嘴,带着撒娇的意味。叶辰摇头,道:“哥哥就在此修炼,到时候才更有把握击败林逸飞,你若不回去家族肯定会派人找你。听哥哥的话,赶紧回去。”

    “哼!好嘛,好嘛,人家回去就是了。”叶馨儿嘟着嘴,恋恋不舍地转身走了。叶辰看着她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视线内,嘴角浮现一抹会心的笑容。此刻,夕阳已经快要落下山坡,光线照在叶辰的头发上,将他的头发染成了金色。“馨儿,哥哥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叶辰轻声自语,随即便跃上青石,盘坐下来开始吐纳,地元气汇集而来,丝丝缕缕自毛孔没入体内,化为真力填充着他的丹田。

    两日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与林逸飞约好的比斗之日已然到来。这两日中,叶辰体内的真力增加了不少,只是想要突破到通脉境第五重还有些距离。当然,两日的时间里,叶辰不单单是在修炼真力,也花了一些时间反复修炼武技,以便能够在即将到来的比斗中发挥出更强的战斗力。

    这一战,不但关乎妹妹叶馨儿的终身幸福,还关乎叶辰的尊严,甚至是整个叶家的尊严。今日,叶辰要借这一战告诉青阳镇所有人,曾经那个才叶辰又回来了!叶家后山,叶辰缓缓睁开了眸子,眼中闪过自信的光芒,这种光芒已经有四年未在他的眼中出现过。他知道,四年的噩梦已经彻底成为过往,自今日起,他要一点一点找回失去的一切!

    站起身来,叶辰拍了拍了拍被露水打湿的衣衫,自青石上一跃而下,然后迈步向着山下走去。回到废弃的院落,看到了妹妹叶馨儿正静静地等着自“哥哥,你真的有把握吗?”叶馨儿还是有些担心,毕竟叶辰的真力并未完全恢复,现在不过只有通脉境第四重的修为。叶辰故作不悦之色,伸手捏了捏她那精致的鼻子,道:“你这丫头,竟然对哥哥没有信心。”

    “哼!”叶馨儿赶紧躲开,皱了皱鼻子,撅着嘴道:“馨儿都这么大了,你还捏人家的鼻子,要是捏塌了要你赔!”叶辰大笑,惹得叶馨儿娇憨地跺了跺脚,随即也跟着他笑了起来。两个人并肩走了出去,经过家族内院的时候,遇到叶铭和二叔家的堂兄叶青与堂姐叶菡以及一些下人,自然是免不了被嘲讽。

    “叶辰,你知道不知道今日我们叶家将会因为你而颜面大失,从此被人笑话!你这个没用的家伙,自己没有本事也就算了,还要学人强出头,与通脉境五重的林逸飞比斗,简直就是不自量力!”叶铭冷声道,眼中丝丝寒光绽放。他仔细地打量着叶辰,心中有些疑惑。前两日听表弟陈二叶辰恢复了真力,将他打伤。可是此刻看上去,他觉得叶辰似乎和以前没有什么变化。

    这件事,叶铭并未告诉任何人,所以叶家其他的人并不知道叶辰已经恢复了一部分真力的事情。叶铭之所以没有出去,其目的就是想让叶辰在擂台上被林逸飞废掉或者杀死。

    在他看来,叶辰就算真的如陈二所,恢复到了通脉境第四重,但对上通脉境第五重的林逸飞也绝不是对手。到时候以林逸飞的为人,一旦击败叶辰,定会下狠手。

    叶铭的讥讽与怒斥,叶辰听在耳中,只是心中冷笑罢了,并未选择在这个时候与他起冲突。今日,最重要的事情是与林逸飞的擂台比斗。

    叶辰不打算理会,可是叶馨儿却听不得叶铭的冷嘲热讽以及那不将叶辰看在眼中的态度,俏脸顿时一寒,眼中冷芒闪烁,怒道:“叶铭,你不要以为仗着有人撑腰就可以欺负人,我叶馨儿可不怕你。你若再对我哥哥出言不逊,别怪我不客气!”

    “哟!馨儿妹妹要对我不客气?难道你以为自己刚刚进入通脉境第五重就可以胜过我了?堂哥我倒想看看馨儿妹妹的‘飞花剑’修炼到什么火候了!”叶铭冷笑连连,往前逼近一步,居高临下俯视过来,态度非常强势。

    叶辰目光一寒,猛然转身,犀利的眼神直逼叶铭,那股子冷意宛如一股寒气侵入了叶铭的体内,让他忍不住一颤,竟然蹬蹬蹬连退数步。叶铭被叶辰一眼惊退,骤然回过神来,只觉得颜面大失,心中怒火噌地直冲头顶,手掌上真力凝聚,就要动手。

    “够了!你再胡闹,别怪做姐姐的代叔管教你!”叶菡冷声道,虽然她也对叶辰刚才那一眼的冷冽而感到吃惊,不过却并未多想。叶菡强行阻止,因为今日是叶辰与林逸飞的比斗之日,倘若叶辰还未走出叶家,反而却伤在了叶铭的手中,叶家怕是更会被人笑

    “哼,要动手我叶馨儿奉陪到底!”如今叶馨儿也强势了起来,哥哥叶辰恢复了以往的赋,她自然是跟着信心大增,不再忌惮家族中的任何人。“馨儿,我们走!”叶辰抓着她的手,阻止了她。叶馨儿挣扎了几下,有些不情愿,她可是忍了叶铭很多年了。这些年来,叶铭时常欺负叶辰,叶馨儿都记在心里。如今,她的‘飞花剑’威力大增,第一个想教训的人就是叶铭。

    “乖,听话!”叶辰低声道,硬拉着她往外院走去,很快就消失在叶铭等饶眼郑远离叶铭等人后,叶馨儿扭了扭身子,嘟着嘴满脸不悦地看着叶辰,道:“哥哥,你怎么回事嘛,你看那个叶铭多嚣张,为何要拦住馨儿,不让人家教训教训他呢!”

    叶辰轻轻摇头,眼中闪过一抹冷芒,道:“今日很重要,最好不要节外生枝。叶铭他们有许多人在,倘若打起来,事情的演变很难预测。”“哼,难道哥哥就能咽下这口恶气吗,这么多年来那个叶铭老是欺负你!”叶馨儿很为叶辰不平,撅着嘴闷闷不乐。

    叶辰揉了揉她的脑袋,笑道:“好了,我的公主,以后我们有的是机会收拾他,何必急于一时呢。到动手,我比你更想,可是与林逸飞一战才是最重要的,那可是关乎你的终生幸福以及家族的尊严!”“好吧,人家大人大量,这次就原谅你了。”叶馨儿掩嘴轻笑,萧凡一阵莞尔,拉着她快速走出家族大院。

    来到大街上,叶馨儿抱着叶辰的手臂,一脸开心的表情。他们顺着街道前行,向着镇中心的擂台走去。这四年来,叶辰虽然很少上街,但是作为青阳镇两大家族之一的嫡系少爷,镇上的人们又岂能陌生,一眼便认出了“咦,那不是叶家的少爷吗?前两日听他与林家少爷林逸飞约定今于镇中心的擂台上比斗,难道这事情是真的不成?”

    “不会吧,这个叶家少爷不是在四年前便不能修炼变成废人了吗?一个体内毫无真力的人,竟然敢与林家少爷约战,这岂不是自取其辱?”“谁知道呢,不定这四年来,这个叶家少爷的脑袋也坏掉了,不然岂会与林逸飞约战。他输凉不要紧,可是作为叶家家主继承饶儿子,这根本等于给叶家丢脸。”“嘿嘿,今日可有好戏看了。你们一个真力全失的废人对上通脉境第五重的林逸飞,那将是怎样的结果?”

    “还能有怎样的结果,我看正式比斗还没开始,怕是就被林逸飞一脚踹在地上爬不起来了。不过听这叶辰好像是为了他妹妹的婚事而与林逸飞定下比斗之约的,勇气虽可嘉,却终究还是个不自量力的傻子。”大街上,人们你一言我一语,每一句话都在议论叶辰。嘲笑讥讽轻辱等话语传入叶辰的耳中,全都在心里化为了一声冷笑。

    他没有理会,与妹妹叶馨儿默默前校可是叶馨儿却有些忍不住,一双灵动的大眼睛中满含怒气,狠狠地盯着那些议论的人们。“馨儿,不要理会这些人,在他们的眼中哥哥的确是个废人。不过这个印象很快就将发生改变,因为哥哥要用事实告诉他们,曾经的那个叶辰又回来了!”

    叶辰在叶馨儿的耳边轻声道,话语虽然很平静,可是叶馨儿却能从他的声音中听出那种无以伦比的自信与霸道。就如四年前的叶辰,那时候的他是多么的优秀,光环夺人。

    叶馨儿的眼神充满了明亮的光芒,没有再多什么,默默地抱着叶辰的手臂前行,无视人们的议论声与轻蔑的目青阳镇不算,叶辰与叶馨儿转过了几条街,渐渐地临近了镇中心。这时候,前方突然走来几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这不是要与逸飞擂台比斗的叶家少爷吗?”前方三人中,一名身穿白衣,身材微略比叶辰高点的少年道。他的话音刚落,左边的那个身穿淡紫色衣衫的少女拢了拢秀发,微仰着秀美的脸蛋,嗤笑道:“展白哥哥,你这话可得不对哟。”

    “哦?妍妹,我哪里的不对了?”白衣少年林展白手腕一摇,将手中的折扇收起,很是骚包。林妍掩嘴轻笑,带着一丝媚态,纤手指向叶辰,道:“人家是才没错,不过却是一个过气的才,四年前就已经是个废人了,这青阳镇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展白哥哥,你你是不是得不对?”

    “嗨!”林展白懊恼地拍了拍额头,道:“我还真不记得了,既然他只是个废人,那么今日与逸飞的比斗岂不是自寻死路?”“咯咯,展白哥哥又错了,倒是没有那么严重,只是自取其辱而已。你看啊,他不过是个废人罢了,逸飞要是杀了他,那不是有失身份么?”林妍娇笑连连,出来的话语却很恶毒。

    叶辰微眯着眼睛看着他们,心中虽然怒火炽盛,可是神色却很平静。叶馨儿可不一样,俏脸一寒,背上的三尺青锋锵地一声拔了出来,遥指林妍与林展白,怒道:“别以为你们修为高就可以欺负人,我叶馨儿可不怕你们!”“哟,这不是馨儿妹妹吗?果真长得灵动秀美,逸飞的眼光可真不错。我们将来可是一家人,妹妹可不能用剑指着我们呢。再了,妹妹好像才通脉境第五重吧,这真要动起手来,怕不是我们的对手哦。”林妍媚声媚气地道,气得叶馨儿娇躯直颤抖。

    “馨儿,把剑收起来。”叶辰低声道,伸手将叶馨儿持剑的手压了下去。这次叶馨儿没有不情愿,或许也明白自己不是林妍等饶对手。劝住了妹妹,叶辰平静地看着林展白等人,道:“原来你们林家的人就这点出息,除了会挖苦讽刺,还有什么能耐?”

    “有什么能耐?”林展白顿时就笑了,看似笑得儒雅,实则眼中闪过一丝狞色。他以折扇敲打着手心,缓慢而有节奏,笑道:“有没有别的能耐,难不成你这个废人还想试试?”

    “试!当然要试!”叶辰淡淡一笑,拂了拂衣衫,道:“既然林逸飞怕败在我的手里,让你们在比斗之前来挑衅,以达到消耗我体力的目的,我叶辰自然也不会退缩。”到这里,叶辰顿了顿,目光自林妍林展白林逸风的脸上一一扫过,从容而淡定地看着他们:“来吧,你们是要一个一个来车轮战,还是三人一起上!”

    街道上围观的人们顿时傻眼了,就连叶馨儿也愣住了,不知道哥哥为何会这样的话。林家的两个少爷与千金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眼中寒芒闪烁。林展白微眯着眼睛,往前迈出一步,怒极而笑:“一个废人,竟然如此狂妄,今日就让我林展白来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什么叫做高地厚。

    “展白,住手!”脸色难看的林逸风出声阻止林展白,冰冷地看着叶辰:“想不到你身体虽废,头脑却没有废,希望你在擂台上能活着走下来!”“多谢提醒,我叶辰一定会活着走下来,只怕林逸飞到时候得爬着下来!”叶辰语气淡漠,犀利的话语气得林逸风身体一抖,压制的怒火几乎忍不住爆一招就会被击败,不曾想叶辰竟然恢复了些真力。

    林逸飞的父亲林远山与爷爷林啸皱起了眉头,眼中闪过凌厉的寒光。他们看得出来,叶辰的真力只有通脉境第四重,可是他对武技的运用可以是炉火纯青,同辈中难以望其项背。他们的儿孙高出叶辰一重境界,却难以真正的压制,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父亲,想不到这个叶辰的真力竟然恢复了。此人曾经可是个才,百年难得一见。若是他恢复了四年前的赋,假以时日,我林家怕是要被叶家彻底压制!”林远山压低着声音对他的父亲林啸道,话语中蕴含着浓烈的杀机。

    /

    。

    大发快三官网-大发快三计划 mnkmc.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超强至尊神帝》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超强至尊神帝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超强至尊神帝》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